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動态 >會展資訊 >會展業未來“瞎”想
會展業未來“瞎”想
更新時間:2019-08-05 09:38  作者:  點擊次數:286

前天,和一位會展界朋友通電話,本來是征詢關于行業标準化培訓的事情,聊着聊着,談及世博會也已經過去了十年,上海會展業“十三五”規劃也行至尾聲,彼此唏噓白駒過隙,光陰如梭。

2019國際會展業CEO論壇剛于上周閉幕,本屆論壇的主題是:變革與傳承--中國會展業的未來十年。可惜,我未能參加論壇,因此無緣聆聽與會嘉賓和行業大佬的真知灼見。但好巧這次會展人讀書會上“World Cafe”環節設立了“下一階段會展業增長的空間在哪裡?”這一論題,在場的幾位老師正參加過會展CEO論壇,這才有幸能與之共同遐想未來。

一起憧憬遐想未來是件美好的事情,天馬行空,任意翺翔:有說資本力量的、有說技術驅動的,有說創意文化的,有說産業布局的……

以我自己“瞎”想,或許可以有以下幾個未來場景:

5G技術在場館運營的推廣應用

4G時代是移動互聯網的時代,5G時代則是産業互聯網的時代。

6月26日,筆者去參觀了正在上海新國際展覽中心舉辦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(MWC 2019)。雖然不是專業人士,但是從展出的技術來看,随着5G時代的開啟,在AI、大數據和雲服務共同推動下,智慧場館是現代信息技術發展、孕育而生的場館與互聯網的一個結合。通過大量的傳感器、攝像機和電子标識集成,通過高速的網絡,使管理者能夠實時掌控場館的運營情況,提高運營效率。比如,無紙化入場檢驗,智能導引停車、引導展位,智能人臉識别,通過技術整合數據整合,場地的照明調節、溫度濕度控制也将實現智能化。

并且,在智慧化框架,可以将現場拍攝信号通過運營商的5G高速網絡以及靠近場館的雲服務平台給現場觀衆提供及時的服務;現場觀衆可以通過自己的智能移動終端,如手機或平闆電腦等,随時切換展館和展台的視角,同時這種現場體驗也可以通過遠端傳回公司企業,實現遠程參展,使得觀衆和展會組織者能夠享受優質的社群環境和場景體驗。

場館周邊智慧倉庫的出現

5G時代的到來将推進物聯網技術在會展行業中的普遍應用,其最明顯的就是會展物流運輸和倉儲的變革。

會展智慧物流指的是以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為支撐,在展品和展具物流的運輸、倉儲、包裝、裝卸搬運、流通加工、配送、信息服務等各個環節實現系統感知、全面分析、及時處理以及自我調整的功能。

随着政府環保政策的推行和客戶對環保的自覺性增強,環保型材終将替代傳統原材的展台搭建方式。但現今環保材料最大的阻礙,在于環保型材的可循環使用,如果無法有效解決可回收、儲存、運輸等諸多問題,環保材料不但在價格上不占市場優勢,更可能成為環境破壞浪費的新來源。

運用物聯網技術的智慧物流系統,将對每套環保展具,每個展具零配件都有電子産品代碼EPC電子标簽。每次出庫和入庫都能随時随地跟蹤,保證運輸和使用中的安全和完整,如便遺漏也能及時補充。這為展具的重複可循環使用提供了最大的後勤保障。因為環保型材的标準化,展商可以采用展具租賃更替傳統采購的模式,進一步節省出展成本。

場館和智慧倉庫聯網,通過雲處理,在每次出展前能根據客戶的需求及時将展具運輸到場館展位上;場館安全部門能實時監控現場搭建情況;撤展時,又能及時運回倉庫。

會展業的智慧物流,将減少或者回收運輸中的包裝材料、減少運輸能源消耗和成本、減少出展搭建的勞動力成本、減少展商搭建的管理成本等等。

企标推動行标和國标的出台

會展業,産業涵蓋面廣,跨界屬性突出,在制定國家标準中,往往難以一步到位;各地會展組織分散,全國沒有形式上統一的機構,因此制訂行業标準也難以面面俱到。因此,一些行業領軍企業或者優質項目所總結的經驗标準,往往對産業更有參照性,也正逐步影響行标和國标的形成。

比如,正在制訂的《國家會展中心臨建設施搭建安全管理要求》。這部“要求”正是基于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成功召開的經驗總結,以及對即将召開第二屆“進博會”的實施标準,未來也或将成為上海市制訂會展業相關政策法規的參考依據。從另一方面,這也将倒逼行業協會對企業資質認證,行業職能培訓和人才管理建設系統結合起來。

其實,通過世博會的舉辦,上海地區已經積累了豐富的大型活動組和展示工程的經驗。可惜在後續展示學研究、活動标準化建立的缺失,會展業錯失了一次良機,希望這次應進博會的機遇能好好把握。

産業結構變化

從這次會展CEO論壇上發布的數據可以看出,上海市展覽規模已居世界首位。

圖片源自上觀新聞

以我個人愚見,未來上海地區,甚至中國大陸一二線展會規模擴展速度将逐步放緩,但展會數量将繼續增長。市場競争更加激烈。

另一方面,會展業不像文化演出行業有主承辦資質要求(原上海市會展行業協會已暫停頒發的主承辦資質證明)。新型辦展模式不斷湧現,如今許多展會活動的組織方已不是冠名會展公司的機構在操作,隻要有市場需要,任何企業都能參與--淘寶可以做淘寶造物節,泡泡瑪特可以做潮流玩具展,紋身工作室也能組織紋身文化展等等。未來商業品牌活動的增加,會展IP概念的炒作,展會數量必然有更大增長,從而導緻優質展館需求将成為稀缺資源。

專業會展咨詢管理公司紛紛出現

未來專業的會展咨詢管理公司将陸續出現。這些公司擔負着會展内外界信息整合、跨界溝通、營銷傳播的職能。當企業客戶--公關公司--廣告公司--會展公司的業務鍊條被打破,客戶直接面對會展單位;如果會展産業分工越發明細,市場管理越加規範,會展中介機構就會出現其中包括并不限于項目管理咨詢、職業培訓、融資并購、投資運營、項目鑒定、資質公證、工程監理、保險服務、法律服務、人力資源數據庫運營等等。在未來人才管理方面,對于會展公司緊缺的策展師、設計師、項目經理等等,會出現類似經紀人的角色或經紀機構參與選拔推薦。當然這些工種和機構也會被AI技術所替代。

展示制作企業地位将繼續下沉

上周“會議圈”的主持人楚有才先生寫了一篇《淺談會展行業價值鍊的“微笑曲線”》。

如果将此圖映射到會展行業,展示制作企業肯定處于曲線的最底端。現今展示制作企業面臨環評成本、勞動力成本、廠房設備租賃成本、材料成本、資金周轉成本的“五指山”,進一步加劇在會展産業鍊中的下沉趨勢,加之同類價格競争激勵,利潤空間進一步縮小,曲線呈“倒扣金鐘”形狀,大多數展示制作公司将面臨破産。

但是,展示制作在會展産業鍊中畢竟是剛需,誰能具備技術革新、經營創新、資本扶持,誰就有可能勝出、存活。展示制作企業通過優化内部管理,通過物聯網大數據技術的應用,從而實現制造環節的附加值提升,或許重奪壟斷優勢,未來呈現“武藏曲線”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當下有為,未來可期

改革開放後會展業發展了30年,至今仍處于粗放式發展階段,未來是否會出現黑天鵝或是灰犀牛,誰也無法确保力證。也或許,互聯網為代表的技術企業,憑借資本力量、資源整合和渠道投放最終颠覆社會對會展業的認知,也猶未可知。

受個人眼界和認識水平所限,将最近所想所思彙編成這篇“瞎想”,謹希望抛磚引玉,有更多業界能人賢達參與“遐想”。

我們正處在一個最壞的時代,但也是最好的時代。如果我們因循守舊,抱殘守缺,那我們也就放棄了遐想未來、體驗未來的資格。

最後,對堅持看到文末的朋友,表示由衷感謝。


上一篇: 選擇參加貿易展時,需要考慮的因素
下一篇: 上海:哪兩類展覽數量在上半年最多?